您现在的位置:胜博发官网登录>> 德育之窗>> 学子风采>>正文内容

周悦雯:用笔尖抒发思想的女孩

     好消息传来,在刚刚揭晓的第十九届“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上,我校取得好成绩,共有19位同学榜上有名。这其中,来自高三(2)班的女生周悦雯凭借《我希望的——劝中国电影》获得国家二等奖,为本次赛事学校最高奖项。
    初见周悦雯,恬静的外表,拥有文艺的气质,简单扎个马尾,显得很自然。“就目前而言,国内的电影事业看似一片‘欣欣向荣’。其实是日益发达的画面制作技术,娴熟的影片剪辑技巧和日臻完善的宣传程序,掩盖了电影本身内容的空洞、情节的俗套和演员让人尴尬的演技,让中国电影偏离了初心的主航道。”接下来的开口交谈才发现,她是一个极富独立思想的人,也正是这样,她才能洋洋洒洒近2000言,对中国电影作出颇具力道且观点分明的评论文章。
    周悦雯说,喜欢写文章,用文字码出自己的思想很享受。同样的,她也很喜欢看电影,但是每每的满怀期待换来的却是索然无味,内心积蓄的力量变成不吐不快才有了这篇文章。今后,她还会继续写文章,只为写自己的心情,记录成长中的点点滴滴和所思所想,与文字为伴的日子,是值得珍藏的。女孩、心情、思想,文字、酣畅淋漓的表达……毫无疑问,在校园里,这也是一幅迷人的画面。
 
 
 
 
第十九届“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国家级二等奖作品

我希望的——劝中国电影

胜博发官网登录  周悦雯

“接下来会怎样我不知道,我必须抱有希望”。

这是电影《穿普拉达的女王》里光头男配的一句台词。

就目前而言,国内的电影事业看似一片“欣欣向荣”。其实是日益发达的画面制作技术,娴熟的影片剪辑技巧和日臻完善的宣传程序,掩盖了电影本身内容的空洞、情节的俗套和演员让人尴尬的演技,让中国电影偏离了初心的主航道。

现在“市面上”的电影质量上不容乐观,总结发现大体都具三大特点:俗套,“卖肉”,没情怀。这三点其实也是两点,“卖肉”和俗套部分相同。现在什么都有“流行”一说,对于部分电影,我试着叫他“流行电影”,竟然显得“亲切”。后来终于想通了,“流行”实则是“跟风”,“跟风”实现一个跳跃,那这个境界就是“俗套”。

电影似乎比电视剧更省时省力且高产,靠电影所赢得的利润又是爆炸式的,我姑且称那些靠电影赚得盆满钵满的大佬们为“电影商人”。

电影商人亲手为“卖肉电影”穿上“俗套”的防弹衣,帮他绕过广电总局的防线,躲过网络警察的关卡,将他送上“前线”执行他唯一的任务——敛财。这类电影的人设是“露骨”,场面越不堪,越显得纸醉金迷,越觉得自己是上品。他们的指导核心是“性欲”,他们简直不能称得上电影,是流氓!指望他有“情怀”,连我都觉得要求颇高。

但我并不是要把有关“性”的电影全盘撩倒,这显然是不切实际的。爱情里,“性”是不可或缺的,“性”与“爱情”同样纯洁美妙。怎样让电影不落俗套呢?杰瑞·扎克导演的《人鬼情未了》是比较经典的爱情电影之一,影片中萨姆和美莉相拥做泥塑的片段我以为是“性”的暗喻。在朦胧唯美的背景下,手指间的缠绵温存,将“性”的美妙和不可言说表达的恰到好处。这俗吗?我以为成就这部电影的,不只是导演高超的摄影表达技巧,更让人注意的是,还是那种情怀。

在这个“金钱一家独大,商业只手遮天”的现状下,想让“情怀”逆袭成为电影的主要导向,无疑是蚍蜉撼树。面对一部部从流水线上生产加工出来的电影,电影消费者或褒或贬;不过电影商人们都能够欣欣然接受,甚至乐意花钱打点幕后推手激化矛盾;越将话题抛到风口浪尖,越让他们欣喜若狂。去你的情怀!去你的中国电影未来!铜臭味让他们两眼放光,闻个味儿,听个响儿都能让他们手舞足蹈的摇起尾巴来。要将中国电影的未来交到这一行人手中,我实在不愿意。

《百鸟朝凤》也是部极具情怀的影片。但他居然沦落到要制片人下跪才能被安排重新排档的地步,这也给“情怀论”打了一记重拳,制片人有苦难言。同时,这也是我们电影消费者和电影人需要共同反省的。中国电影的守望者不该受到如此的奚落和嘲讽。

欧洲八九十年代到零几年的片子都是有情怀的,其中杰出的挺多,每部都有自己的情怀。比如巴里·莱文森的《雨人》,朱塞佩·托纳罗雷的《天堂电影院》。影片中每个小人物都因为承载了那份独特的情怀变得那么明朗鲜活,就像蹦哒弹起的鱼。这感觉简直美的不像话,让人又哭又笑。

这一股股别样美好的情怀汇成了文化,而文化又将带来更大的附加值。

美国电影宣传的就是典型的美利坚文化。比如民主共和,个人英雄主义,各种族平等共同繁荣,小人物拯救地球之类的一套,给人一种“不论你现在多渺小,只要你来我美国,我们就可以共同拯救世界”的暗示。这一套戏弄孩子的把戏把国内许多“大孩子”收拾的伏伏贴贴,对美国满心向往。为什么国家培养的大量有能力、有知识的年轻人都争先恐后的放弃原国籍,流入他国,为他国的建设出谋划策?个人觉得和“文化入侵”脱不了干系。面对他国文化的大举入侵,国人是该警醒。

情怀固然重要,但纯粹的追求情怀,那情怀终究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就像只知道拿着单反,抱着猫,守着门可罗雀的咖啡店,全然不顾父母吃糠咽菜给她还房贷的伪文青。我深知在多数人眼中的电影只是一种形式,但只有将情怀注入电影,将它烘培成文化,文化形成实力创造出更大的附加值才能让中国人的情怀乃至中国人的电影拥有更顽强的生命力。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6年3月5日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工匠精神”,接着全国上下就掀起“工匠热潮”,《我在故宫修文物》播出,让全社会初步领会到“工匠精神”的深刻意义。值得我们学习的如记录片《寿司之神》,片中现已91岁高龄的小野二郎一辈子只做了一件事——做寿司。他在寿司界可是出了名的,即使从来不打广告,许多人也要从世界各地赶来只为吃一次他的寿司料理。这些可以说是“工匠精神”注入文化后迸发出的力量。

找到中国电影情怀,形成中国电影文化后,背后的影响和价值是不容小觑的。对于眼前的“工匠精神”,我们是否可以考虑进行“文化取经”,将中国电影文化也扶上“ 文化正轨”,让中国电影文化的魅力也辐射全球呢?当然,前提必须是中国电影成为高品质电影的代名词,而不再是电影商人们捞金的笊篱。

一位外国导演曾在某次国际是电影节上坦露:“中国的电影市场很大,将会尽快把自己的作品推向中国电影市场。”当他讲到“中国电影市场”时笑逐颜开。我真心希望他们看中中国电影是因为国内电影消费者的高标准影评,良好的观影氛围和新兴崛起的中国电影文化,而不是马可·波罗写的“遍地黄金”,更不希望别人评价我们“人傻钱多”。我抱着满怀希望,双手捧着虔诚,守望着、等待着电影文化的新生。(指导老师:包伟军)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